亚洲精品揄拍自拍首页一

<blockquote id="qmsyq"><label id="qmsyq"></label></blockquote>
  • <blockquote id="qmsyq"><input id="qmsyq"></input></blockquote>
  •  
    用 戶 名:
    登錄密碼:
     地址:泰安市岱宗大街東段400號
     聯系人:陳建民
     電話:0538-8513849
     傳真:0538-8513849
     郵箱:tslwhw@126.com
          lwhw@talwhw.cn
     網址:www.doctorhulkmarketing.co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企業榮譽 企業文化 產品展示 營銷網絡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
    新聞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動態

    垃圾分類困境《一》

    2011-11-28 16:32:28
      我們從廣州、上海、北京各找一個垃圾分類的試點,有的是缺政策,有的是缺科學管理,有的是缺錢,有的是缺少意識和配合。垃圾分類?我們似乎都懂一點,但事情遠不是這樣。
      兩三年前決定進入垃圾分類相關領域時,廣州分類得環境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楊靜山還認為這是個有利可圖的領域,今年上半年廣州開始推行垃圾分類試點,也讓他愈加相信這一點。但是現在,他說,“差不多要放棄了”。
    主力資金流入個股(11/28) 某些股割肉出逃肯定后悔
    突發暴漲很可能不期而至 股民福音:套牢股票有救了!
      當時他相信,政府早晚會扶持垃圾回收,但三年后,期待中的政府補貼并沒有到來;而且因為無法找到更多愿意合作的街道社區,生產規模一直難以上去。
      他進來得似乎太早了。從市民到政府,似乎都還沒有對垃圾分類做好足夠的準備。
      4月1日,廣州出臺了國內第一部關于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的地方性法規,更廣泛的試點規模,輔以更嚴格的行政法規,廣州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分類處處長余尚風認為起起伏伏了十余年的垃圾分類終于進入了“全面推廣階段”。
      而北京也定下了全年垃圾分類達標率要達到45%以上的目標,到2012年焚化、生化處理、填埋處理比例要達到2:3:5;上海則制定了全年的垃圾量要減量5%的目標。
      對政策制定者而言,是到了對垃圾進行更精細的分類的時候了。垃圾如果不進行分類,只是簡單地填埋和焚燒,不論是垃圾圍城,還是焚燒造成的二惡英污染都已讓這些超大型城市不堪重負。
      成功的例子早已存在。中國臺灣地區在采取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的改革之后,平均每人每天的垃圾量從2000年的0.982公斤降到2009年的0.5公斤。10年減量近一半。
      在日本,垃圾除了按大類分為可燃、不可燃、資源以及大物之外,一些地區為方便回收再利用,將垃圾種類細分到20多種,在產品包裝上標明所屬的垃圾種類是生產者的義務之一。
      在中國,這種方式顯然還不太現實。
      在廣州先行試點垃圾分類的廣衛街都府社區,小廣場上依次擺著藍、綠、紅、灰四個一米高的腳踏式垃圾桶,分別裝可回收垃圾、廚余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但街道辦事處城管科科長劉蘇華說,“居民的分類意識不可能一步到位。”所以在每一層樓道只配備了藍、白兩個垃圾桶,分別收集濕垃圾和干垃圾。
      而像廢紙、廢塑料瓶,居民大多會自行變賣,實際被丟棄掉的可回收垃圾并不多。所以都府社區在樓道里并不專門配備可回收垃圾箱,而是由環衛工人進行分揀。有害垃圾箱也只在每棟樓的一層放一個。
      劉蘇華說,過去居民不愿意進行分類,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他們覺得反正垃圾都會被混運。“都府的做法是分別派男工、女工去收,這樣讓居民覺得自己分揀是有意義的。”為了保證分類效果,都府社區還配備了帶袖章的垃圾分類指導員和環保志愿者,在指導居民分垃圾的同時,還對各家各戶的垃圾進行稱重,定期評出“減量之星”。
      按照都府社區的規劃,餐廚垃圾被送去政府投資的大田山堆肥廠做生化處理,可回收垃圾賣給資源回收公司,有害垃圾每月一次交由政府統一處理,實在沒有利用價值的其他垃圾再被送去焚燒或填埋。這樣一來,需要焚燒或填埋的垃圾量將減少至少一半。賣可回收垃圾的所得分別用作環衛工人的加班費、獎勵“減量之星”以及后續垃圾分類宣傳活動的經費。
      但是對于整個垃圾分類工作,這部分收入絕對是杯水車薪。除了垃圾桶、垃圾袋等硬件投入、社區還要負擔分類指導員和居民環保志愿者的工資。之前來參觀的其他社區工作成員很感慨—他們已經要承擔外包的環衛工人一人約3000元的工資成本,如果要再為垃圾分類投入就很不實際了。
      讓人沮喪的是,垃圾分類的效果與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成本并不一定成正比。
      廣州都府社區的四個垃圾桶基本上每個都有一次性的泡沫餐盒、紙杯,環衛工人把混有樹葉、碎紙屑的垃圾用簸箕一撮,嘩地全倒進了有害垃圾桶里面;在北京定慧西里小區,菜葉果皮等廚余垃圾被丟到了“其他垃圾”的箱中。在上海,楊浦區的建德國際公寓是上海市選定的試點小區之一,但居委會的歸女士說,雖然志愿者會對分類進行指導,但居民自覺將家中干濕垃圾分類的比例只能達到30%至40%。
      建德國際公寓的垃圾先會被送到軍工路上的垃圾中轉站。負責人浦先生說,“小區里經過分類的廚余垃圾還達不到垃圾分類的要求。”中轉站也無法負荷二次分揀的工作量,所以他們將所有垃圾混在一起進行集裝壓縮處理,再送去焚燒和填埋。
      與十多年前推行垃圾分類時只是側重將塑料瓶等“資源”分出來不同,目前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開展的垃圾分類都把以餐廚為主的濕垃圾分出來作為了重點。
      餐廚垃圾占全部生活垃圾的50%以上,但其含水量大,熱值偏低,并不適合焚燒;如果填埋,產生的滲濾液則容易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所以利用生化技術將餐廚垃圾變為生產微生物菌劑產品的原料或有機肥料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
      面對一部分被分揀出來的廚余垃圾和更多沒被分類的垃圾,焚燒廠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垃圾被送到這里后都是混在一起焚燒。”北京高安屯垃圾焚燒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臻說。這里每天處理來自朝陽區的1600噸生活垃圾,相當于整個北京城垃圾量的1/10.
      即便做到完全分揀,有限的處理能力也是制約因素之一。廣州市目前僅有設在大田山、魷魚崗的兩處廚余垃圾處理基地,總處理能力不到100噸。
      而據楊靜山估算,僅越秀區全區的53個菜市場和6個大超市,每天就會產生約140噸的廚余垃圾。
      他本來看到的商業機會也在這里。8年前,還是IT公司老板的楊靜山在臺灣偶然注意到垃圾被回收利用后的可觀價值,而后他改行開始做“收買佬”。2008年他開始與越秀區東山街開展垃圾分類的合作。雙方各出資一半購入了新的垃圾箱,分別回收食品垃圾和非食品垃圾。
      按照他的構想,他可以為社區處理非食品垃圾,以此換取免費的食品垃圾,用食品垃圾做廚余堆肥,每4噸廚余垃圾堆1噸有機肥,可以實現產值400元,按每天140噸計算,一年下來的產值能超過500萬。他還希望通過垃圾減量的成果獲得政府的補貼。“政府處理一噸垃圾要給焚燒廠和填埋場補貼,我減量了更應該有補貼。”
    泰安市魯衛環衛設備有限公司是研制開發集裝箱化、全封閉、落地式、自裝卸垃圾轉運設備的廠家,主要產品為魯衛牌垃圾轉運站,垃圾中轉站,垃圾壓縮機,業務熱線:0538-8513849
    電話:0538-8513849  傳真:0538-8513849  版權所有:泰安市魯衛環衛設備有限公司
    地址:泰安市岱宗大街東段400號  技術支持:中商網絡
      
    亚洲精品揄拍自拍首页一
    <blockquote id="qmsyq"><label id="qmsyq"></label></blockquote>
  • <blockquote id="qmsyq"><input id="qmsyq"></input></blockquote>